美中气候智能型农业合作的案例

当今最紧迫的挑战之一是不断加剧的全球粮食不安全。世界各地不断增长的人口将需要更多的粮食,而气候变化和其他压力正在限制农业生产,包括在美国和中国。与此同时,粮食不安全和营养不良正在威胁人类健康,减少经济产出,并导致世界许多国家的动荡和冲突。鉴于挑战的规模以及美国和中国在全球农业体系中发挥的关键作用——例如,两国都是世界上最大的粮食进口国和出口国——美中在粮食和农业领域的合作有望给两国和全球社会带来巨大利益。

为此,CSIS和布鲁金斯在3月份召集美国和中国专家进行了多天的闭门讨论,以探索在这一领域合作的可能途径和领域。这些对话是CSIS-布鲁金斯更广泛努力的一部分,旨在重新构想在战略竞争时代应对共同挑战的合作架构。与会者包括来自国家安全委员会、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经济顾问委员会、美国农业部、美国国务院和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前决策者;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和全球改善营养联盟前领导人;以及来自众多美国和中国智库、大学和私营企业的研究人员。几位美国专家参与者曾在中国学习或工作,几位中国专家参与者曾在美国工作并获得高等学位;这种经验提高了讨论的质量,有助于在整个会议期间取得进展。

讨论的重点是对美中两国粮食安全和农业利益构成威胁的领域,专家们认为两国愿意共同应对这些领域,国际社会也将从美中合作中受益。专家们商定的大多数想法涉及气候智能型农业,这种农业方法包括减少与粮食相关的温室气体(GHG)排放、使农业适应气候变化以及在面临气候危机的情况下提高农业产量。

专家们达成了四个共识领域,其中第一个领域是促进缺水农业地区的可持续农业生产。中国许多产粮省份缺水,农民依赖低效的灌溉方法。中国政府正在节水技术方面进行大量投资,结果喜忧参半。美国和中国正在独立应对类似的挑战,测试可能互利的解决方案,这些解决方案可能有利于其他地方的农业生产,包括粮食不安全的国家,这些国家的水不安全状况将随着气候变化而恶化。

第二个共识领域是减少粮食损失和浪费,这是美国和中国最近都宣布了国内目标的领域。减少食物损失和浪费将通过减少食物浪费产生的甲烷和其他温室气体排放带来巨大的气候效益。垃圾填埋场中的食物垃圾是美国甲烷排放的主要来源,尽管最近做出了努力,但填埋的食物垃圾的甲烷排放仍在增加。中国浪费的食物是美国的近4倍,占全球食物浪费的最大比例;中国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就减少粮食损失和浪费的方法交流最佳做法,可能有利于各国实现粮食浪费和气候目标的努力。将这些做法推广到第三国可能对改善全球营养有额外的好处。超过30亿人(占世界人口的40%以上)负担不起最便宜的健康饮食,主要原因是营养食品的价格相对于收入而言较高。最容易流失和浪费的食物也非常有营养,包括蔬菜、水果、奶制品、肉类、家禽和海鲜。在许多国家,减少这些食物的损失和浪费可以降低价格、增加获取途径和改善营养。

美中专家达成共识的第三个领域是,就农业的气候影响衡量标准达成共识非常重要。过去几年来,各国政府出台了根据气候变化相关因素监管贸易的政策,包括碳边界调整机制和欧洲联盟的毁林条例。然而,目前还没有全球公认的农业GHG排放标准——例如,每单位农作物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或不同类型土壤的固碳量——也没有制定此类标准的委员会。美国和中国技术专家之间的合作可能会产生两国都同意的正式的循证标准。美国和中国就标准达成一致将有利于全球贸易和全球气候变化努力,并降低不同、重叠标准的风险,这些标准可能会增加市场成本、抑制贸易并扰乱实现全球气候目标的努力。

美国和中国专家还考虑了加快对动物饲料和人类消费替代蛋白质投资的影响,这可能使进口国免受全球粮食市场波动的影响,减轻水资源压力,并推动实现气候目标的进展。美国和中国都可能受益于替代蛋白质生产和消费的增加:美国在生产替代蛋白质的公司数量方面领先世界,而中国在其最近的五年农业计划中强调了替代蛋白质。鉴于众所周知的知识产权保护挑战,对在中国经营的美国替代蛋白公司的长期利益的质疑,使人们对这一领域的合作潜力产生了疑问,尽管专家们认为这值得进一步探索。

最后,美国和中国专家一致认为,提高全球农业市场透明度对于改善全球粮食安全的所有努力至关重要。改善农业贸易数据,包括关于商品供应、需求和库存的信息,以及农业病虫害带来的公共卫生风险,可以减少农业市场的不对称,从而有助于防止出口限制和导致粮食价格飙升和波动的过度投机。尽管近年来气候变化、战争和国内政治利益导致了农业市场的震荡,但提高农业市场的透明度可以减轻这些震荡对全球粮食价格的影响,从而限制对世界上最缺乏粮食安全的人口的影响。

这次美中专家会议是在北京和华盛顿之间摩擦激烈且不断加剧的背景下举行的,同时两国领导人都表示希望在共同关心的问题上进行合作,包括农业和全球粮食安全。在2022年在巴厘岛举行的拜登-Xi双边会议上,拜登总统强调了美中在粮食安全方面合作的重要性,而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在2023年指出,美国准备在两国共同利益的领域与中国合作,包括粮食安全。2024年1月,农业部长汤姆·维尔萨克主持了美中农业合作联合委员会(JCCA)自2015年以来的首次会议,在JCCA下设立了一个粮食安全、营养和健康工作组。在2024年4月与习主席的会晤中,布林肯部长强调了增加美中学生教育交流机会的重要性,强调了他们在促进应对全球挑战的合作方面的关键作用。中国驻美国大使谢峰认为农业是“中美合作中最具生产力和最有前景的领域”

除了CSIS-布鲁金斯领导的讨论的这些技术成果之外,同样重要的是与会者对实现他们提出的想法的热情。此前的努力,如美苏合作根除天花,为讨论者所设想的美中合作对全球粮食安全和农业的潜在影响开创了一个强有力的先例。在冷战高峰时期,美国和苏联的共同努力刺激了天花疫苗的全球分发,导致天花疫苗在1979年被正式根除,对全球卫生安全产生了明显的好处。国际食品标准机构Codex Aimentarius同样树立了一个强有力的先例:其188个成员国定期举行会议,就食品安全标准进行谈判,即使在战略对手之间也能产生互利的结果。

在消灭天花的案例中,几个因素对成功至关重要,包括美国和苏联专家在政治力量相对独立的情况下工作的能力。讨论者希望他们的想法可以为美中未来的努力提供参考,尽管地缘政治动态使两国政府之间的直接接触变得复杂。尽管如此,这些想法的成功实现可能最终取决于两国非国家行为者的合作能力,尽管不是因为他们各自政府的立场。这表明,在未来几年中,寻找创新方法来维持研究人员、非政府组织、私营部门以及美国和中国的一系列其他利益相关者在全球挑战方面的合作非常重要。

凯特琳·威尔士是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全球粮食和水安全项目主任。裘德·布兰切特是CSIS中国研究自由人主席。莉莉·麦克尔威是CSIS中国研究中心的副主任和研究员。瑞恩·哈斯是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台湾研究陈富和塞西莉亚·严库教授,布鲁金斯学会外交政策高级研究员。瑞安·麦克埃尔文是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副主任。

作者要感谢CSIS全球粮食和水安全项目高级顾问Joseph Glauber(非常驻)和CSIS全球粮食和水安全项目高级助理Caroline Smith DeWaal(非常驻),他们对本文做出了贡献。

© 版权声明
THE END
觉得文章有用,可以点个赞
点赞5 分享